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沒抵住她那性感睡衣的誘惑

富人平時沒幹過重活,挖一會停一會,還累的滿頭大汗。到了傍晚才勉強挖了一車拉到集市上買,富人平時沒幹過重活,挖一會停一會,還累的滿頭大汗。到了傍晚才勉強挖了一車拉到集市上買,鋼琴
見她在一大堆東西裡翻找,前胸很突兀地坦瞭出來,隱私的部分遮遮掩掩地暴露著,在賓館不怎麼強烈的燈光下,果然是觸目的白。這一次出來,是一個人住一間的,我覺得不妥,連忙走出來,她卻很熱情地追出來,硬要把東西塞給我。



  的確,如果外遇的等級可以細細劃分的話,我隻是不忠,還夠不上婚外戀的級別,我並沒有跟別人戀愛,但那性質卻比戀愛更加具體。

  我從來沒有想到過,我自己會鬧離婚。即使到今天,我也可以發誓,我還是愛我老婆的,隻要她肯原諒我,我會跟她好好地過一輩子。可是,現在我的誓言已經不值錢瞭,因為在我老婆的眼裡,我是一個有外遇的男人,而且以我對她的瞭解,她要原諒我大概很難,因為她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不忠。

  睡衣誘惑

  這個不忠的事件,發生在我去黃山參加培訓的時候。人很奇怪,平時工作的時候是一個狀態,出來瞭又是另一個狀態,男男女女之間會生出一些新的配置。平時很木訥的程序員,居然變得很活潑,跟大傢一致公認的美女打得一團火熱。看他們一起打高爾夫球時,��把手教和練的樣子,好像一對熱戀的男女,實際上他們一個使君有婦,一個羅敷有夫。

  我不喜歡這種短暫的風流,我一直自認是一個正派的人,可是這個叫珂的女人不知怎麼,卻一直纏著我不放。

  珂是行政部門的,負責安排我們此行很多事宜。我跟她接觸不多,而且說實話,在人群中,她也不過是個中等姿色的女人,平時在辦公室總是穿著沒啥個性的深色衣服,但一出來接觸瞭春天山裡的新鮮空氣,她好像換瞭一個人。

  真絲的花襯衣,白色的修身長褲,從背影看十分優雅幹練,不過一張臉長得太扁,五官也乏善可陳,偏偏她這花蝴蝶的蛻變卻總喜歡找我來肯定:“戚老師,你看我今天這件襯衫的圖案怎麼樣?會不會顯得我的臉比較黃? ”

  我能怎麼說?自然要贊美幾句:“哪裡,你氣色好得很。 ”

  你以為這一句就能結束談話,她那邊又說瞭:“這倒是,我是汗皮膚,越出汗越白,夏天我都不怎麼要塗防曬霜的,從來曬不黑。我身上的皮膚還要白,跟外國人一式一樣。 ”

  說實話,平時我跟我老婆都很少討論這些女性的話題,但在別人看來,像我跟她特別體己的樣子,連這麼私房的話題都可以聊。

  大傢一起逛街的時候,她又來撒嬌:“戚老師,幫我拎拎這隻袋袋好伐?”偏偏我兩手都空著,人傢開口瞭,怎麼拒絕?

  回到賓館,兩隻手拎滿她的東西,隻好送她回房間,她又很熱情,說:“我幫你們傢也買瞭點木耳、菊花什麼的,我拿出來給你。 ”

  見她在一大堆東西裡翻找,前胸很突兀地坦瞭出來,隱私的部分遮遮掩掩地暴露著,在賓館不怎麼強烈的燈光下,果然是觸目的白。這一次出來,是一個人住一間的,我覺得不妥,連忙走出來,她卻很熱情地追出來,硬要把東西塞給我,就這樣變成瞭兩個人在賓館的過道裡拉扯起來,我隻好拿著她給我的東西走瞭回來。

  我有點尷尬地回瞭房間,洗澡的時候不知為什麼,居然想起她領口的春光,自己弄得面紅耳赤。大概兩三個小時以後,夜深瞭,我看著電視幾乎已經睡著瞭,她卻發來短信:“戚老師,我的錢包大概落在你那邊瞭,方不方便找一下。 ”

  黑木耳的袋子裡是有她的錢包,我回瞭短信給她,她說:“我來拿。 ”

  我有點窘,拿瞭錢包到門口打算在過道裡給她,門開處,她已經一閃身進來瞭。

  她噴瞭香水,一件針織外套隨便地披著,進來以後就隨手脫下來扔在瞭床上,裡面隻穿瞭一件睡袍。臨到關鍵的時候,我才意識到,原來我不是柳下惠,後來,就出瞭事故。

  東窗事發

  那一夜之後,她跟我一下子就淡瞭,也不來找我討論氣色的問題,出去買東西也跟一幫女同事湊在一起,可是隔著人群,她會偶爾地打量我,我一看她,她就避開瞭。她也沒有再來找我,而我膽戰心驚,根本連和她說話的勇氣都沒瞭。更多的時候,我想著還沒有還完貸款的新居,學校裡品學兼優的孩子,還有情深意重的老婆。原來我一直擁有的生活是這麼幸福,一旦失去這些,我的生活就完全失去瞭意義,我很後悔那晚發生的一切,我真的希望那是一場夢。

  我變得很怕看到她,又很怕她把我們的事情說出去,所以回到上海以後,當她發短信來說有事要跟我商量的時候,我出瞭一身冷汗,不怕你笑話,我第一反應是她懷孕瞭。可她卻把我帶到一傢賓館的房間裡面,說她想念我瞭。壓抑瞭多日的恐懼,讓我覺得她有一種特殊的親切感,就好像一件罪案裡兩個同謀犯。我跟她說,我們都是有傢庭的人,不能這樣來往下去。她笑起來,說她本來也沒打算要我離婚,她也不會離婚,還說我們都是成年人,自然可以把握這種事情的尺度。
影陪我們在面試挑人的時大多會希望了解面試者有哪些正面特質,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